現在是凌晨12點40分,原本躺下去要睡了,但是想到關心我的人,我又爬了起來
因為最近,我不太寫自己的近況...是有意逃避嗎?我也不知道...
BUNNY的生日月我情緒的確是不容易平復,每天都有很多的眼淚
過了生日月,突然發現自己的內心除了BUNNY的部份外沒了感覺
不知道該怎麼形容,說是心如止水又不太像,說是空虛比較像,但卻又不是很虛無寂莫那種
品嚐美食會快樂、畫畫會快樂、散步欣賞風景會快樂,現在通通都沒有了
那麼痛苦呢?BUNNY的部分帶給我的痛苦及想念依舊存在
其他的時候比較像是盯著一張白紙發呆,什麼都沒有...

10月份的日記很少很少有幾個原因(但我還是會逛討論區)
第一個主要的原因是跟老公約好了,12月才能說的(有多事情跟這個有關)
第二個原因跟拼布還有練琴有關,拼布老師瘋了,拼命教了一堆東西,同學們都為了功課快被操壞了
畫畫已經翹了兩堂課,下週最後一堂得去把之前送去參展的畫拿回來(結果畫真的在地下街展出,我卻一點感覺也沒有,本來以為自己會很開心)
第三個是跟親人逝去後的心理變化有關,戶籍設在台北市的,辦除籍時戶政會給一本小冊子,裡面有一段提及親人剛去世時,因為心理會有自我保護機制,所以會有不踏實感,這時感覺不太到痛苦,但隨著一兩週過去會開始發現痛楚日趨嚴重,然後開始有的是無止盡的自責。
最後一階段要持續多久,因人而異。好奇怪!寫到這裡我的眼淚又來了...
我依舊停留在自責的階段,現在大概每兩三天就會把對BUNNY的記憶從她出生到往生從頭到尾RUN一次
是不是那個關鍵點錯過了呢?我甚至連過年前讓她剪瀏海都可以拿來懷疑、自責
因為當時要剪的時候我曾經非常猶豫,我還記得一開始回絕滷蛋叔叔幫她剪頭髮時我說的話
"因為BUNNY的身體不好,那方面又特殊,劉海會蓋住額頭的光,還是不要剪好了"
但臨回家前想了想,BUNNY的樣子已經沒有小時候那麼弱了,而且前面頭髮太長又會刺到眼睛
所以就要滷蛋叔叔幫她剪頭髮...
我常常想,是不是那個時間點不要怎樣怎樣,就沒事了呢?
說到底,我還是沒有辦法接受這個遺憾。

但是BUNNY最後那樣的病體留在世上有比較好嗎?
那BUNNY離開這世上有比較好嗎?
BUNNY換了身體再來有比較好嗎?
再來的孩子如果不是BUNNY會比較好嗎?
我心裡的一大串問題永遠沒有答案!

BUNNY走後我歷經一段對於神佛的質疑,我開始回顧當時的那些是因為六神無主了還是是真的...
如果是真的那為什麼要是這樣的結果呢?

但之前提及的第一個原因加深了我的信心,神佛們是真的存在的...
或許過個幾年可以看的更透徹更清楚吧~

創作者介紹

徜徉蔚藍~盡力過好每一天

ricy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