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往因為自己念的科系的關係,認為生命沒有想像中脆弱
這個信念讓我對於BUNNY總是保持樂觀
記得BUNNY剛出生沒多久,我們有去上台大的支持團體的課程
那堂課是張重義醫師(心臟外科)主持的,當時他強調
"大部分的先天性心臟病跟遺傳沒有關係,跟父母做過什麼也沒有關係
也不一定發生在第幾胎,也不一定兄弟姐妹中就只有一個
它就是發生了,就是有的時候器官發育的時候出了一點錯"
有很多母親懷孕的時候你很難想像她有多麼小心翼翼,生活過的有多麼健康
但是還是生下了有些缺陷的孩子...
有些母親菸酒通通來,或者不在意肚子裏的胎兒,但這個孩子卻強韌的出乎意料
或許統計上前者健康的孩子比例較高,後者健康的孩子比例較低
但是這些統計數字對母親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,不是100%就是0%
沒有一個母親會希望孩子不健康...

張醫師在這堂課主要表達的意思是:因為如此,所以應該正面面對孩子的情況,當下選擇對他最好來說最好的決定
我希望你們不要犯一個大錯,我常在診間看到許多心臟病童非常跋扈
會罵爸媽、打爸媽,或許在你們的心裡會責怪自己為什麼為他生了不健康的身體
但是那是自然會發生的事,如果沒有辦法克服心理的虧欠,那麼就加倍愛孩子
但請記得愛孩子不是寵壞他,請你們好好的教育他。

我一直覺得我已經沒有給BUNNY一個健康的身體,再怎麼樣
我也要給他一個良好的人格特質培養跟穩定的自我情緒的處裡能力
卡爾.威特的教育是我所嚮往的,我不期待培養一個天才
但我希望我的孩子在未來是一個能夠讓自己快樂的人,這包含了很正向的人格與思想
我對BUNNY很嚴格但是不嚴厲,我一直有信心這樣是對的並且堅持
但他走後我有一點懷疑了,那是虧欠的心理,如果知道他會這樣離開
那麼是否當初就不要教她自制,想吃糖果想看電視都不要控制,不要拒絕她...

現在我反而覺得生命沒有想像中強韌,那我是否還能夠教我的孩子有堅強的信念呢?

ricy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