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NO終於空下來了...
晚上約六點的時候葉克膜也拔除了,會客時間看起來還穩定
希望就這樣一直改善下去!!!
葉克膜的管子是接在脖子上的,採靜脈出動脈進,管子的粗細大約大拇指的粗
所以留下的傷口自然很大,護士轉述有兩條,一條約五公分長,一條約三公分長
晚上BUNNY還在麻醉狀態下,但是精神已經有醒了,身體可以動,但不能隨心所欲控制
在這樣的狀態下,她臉上的表情滿是痛苦,很痛嗎?我的寶貝?
他沒有哭泣的表情,但是半睜的雙眼,豆大的淚珠一直滿出來
看起來很痛的樣子...相信剛才也是受了一番折磨吧...

寶貝,很痛嗎?那你求恩主公爺爺說把痛痛給麻麻,媽媽願意幫妳痛!!

我想這兩道疤痕一直要到BUNNY懂事了、想通了,自己跟我們說他不在意的時候
我跟爸爸心裡的疼痛才會消失吧...就跟媽媽臉上的疤一樣,媽媽早就已經不記得痛了,但外公外婆一直到媽媽要嫁給你老爸時還會提呢!

ricy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