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親子烘焙教室-北投皆樂生活實作坊

網路上有篇轉載的文章為寂靜法師智答疑問,出處不明,其中有一段對話我需要特別將它摘錄下來。

整篇完整的文我也有轉載,請看轉載寂靜法師智答疑問

=========摘錄開始=======

糞便臭不臭? 

200812月,在北京香山名苑賓館,一個女士經人介紹來見我。可是她不停地述說自己的苦難,沒完沒了。我打斷她的話說:你的苦還真多呀! 

女士:別人訴苦最多需要三天三夜,我訴苦需要三年! 

我:那是什麼時候的苦? 

女士:前幾年。 

我:那不是過去了嗎?為什麼還緊抓不放呢? 

我停了一下,又問:你拉出的糞便臭不臭? 

女士:當然很臭啦! 

我:現在糞便在哪裡呢? 

女士:拉完就沖掉了。 

我:為什麼不把它包起來放在身上?見到人就拿出來告訴別人:我被這東西臭過? 

女士:那多噁心! 

我:對呀!苦難也是一樣,它已經過去了。回憶和訴苦就如同把糞便拿出來向人展示,既臭自己又臭別人!聽懂了嗎? 

女士:聽懂了! 

我:那以後你還要不要訴苦? 

女士:不要了! 

我:記住:越訴苦越苦,越抱怨越怨 

女士:嗯! …… 

=======摘錄結束======

 

幾年前我也是這樣,總覺得陳述抱怨是一種發洩,是一種心靈環保,而關心一個人付出靜靜的傾聽是必要的。

剛結婚時對於很多生活上的改變非常不適應,當然,一些陌生人要突然成為家人,自然會有很多狀況出現,心生怨恨不是奇怪的事。

但受於傳統教條的箝制,雖然內心想法不同,卻是有非常多得"不得不",不然就像是自己"不夠好"一樣

我也跟一般大多數人相同,努力的強迫自己符合世俗該做的、該忍耐的,深怕長輩不滿意,總是太過於在意他們的想法

所以很不快樂!就算是不住在一起也一樣。但我沒發現是我自己讓我自己不快樂

儘管每天只需要跟那些當時我不樂意相處的人相處五分鐘,我依舊不快樂,那些煩惱似乎變成了生活的全部

當然,抱怨自然很多、很多!有機會就會想好好的傾吐一番,我以為這樣就會好一點

後來,Bunny姊姊最後住院的期間,因為我強硬起來,跟他們的摩擦也很多,就在可能會打壞關係的關鍵點上

神農大帝交代我一些話,從此我轉變了我的想法。

我開始好好的看清自己,不強迫自己做很不情願的事,只要我不是做不對的事(但這一點得放寬眼界,因為對與不對是很難說的)。

結果,我發現有很多很多的枷鎖根本是自己給自己的,因為老人家根本不是想像中那樣會生氣、會怪罪!

有的只是觀念與成長背景不同,對於表達的解讀認知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罷了!我常常誤解了老人家的好意!

就像有許多長輩曾經想幫晚輩多帶孩子減輕他們的負擔,卻被誤會了想搶孩子。

神農大帝的一句"妳要能時常能站在婆婆的立場想",救了我。

曾經,對婆婆不滿的一些事件,再小的細節我都能記得並清楚陳述,在釋懷後,我不再記得了!

也因此,我發現我自由了。然後,再發生的摩擦,我都能平靜的笑一笑就過去了。我真得很快樂!

這一些在後來我面對姊妹掏對長輩的抱怨我都很想可以讓他們理解,結果我說了很多以前的例子(還要強逼自己努力去回憶)

但都沒有寂靜法師這一段來的簡單扼要,真的是越訴苦越苦,越抱怨越怨!!

對於不愉快就把它忘了吧!背負著幹嘛呢?是不是?

創作者介紹

徜徉蔚藍~盡力過好每一天

ricy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企鵝
  • 好有感觸的一段喔~~